20万赚到200亿!这位传奇交易员的期货之路……(附交易心法)
作者:管理员 来源:本站 浏览量:(61) 点赞:(30) 日期:2024-02-01

他是台湾地区金融市场上口耳相传、却从未亲眼见证的传奇。也有人形容,他是全台湾唯一具有国际知名度的金融交易者。他17岁只身来到台北,靠期货交易起家,高峰时,持有的日元期货部位占全球市场5%左右。与他相识多年的元大证券董事长贺鸣珩回忆:“当年亲眼看着他的交易,一路走来始终如一,实在很罕见,他当然是台湾在国际上一号重要人物。”如今,黄毅雄身家高达200多亿,期间曲折耐人寻味。






辛酸往事不堪回首





他是黄毅雄,来自台湾省云林县西螺镇的一个破产家庭,家有兄弟姐妹7人。由于父亲早逝,家庭拮据,年纪最小的黄毅雄只读到初二第二学期就因交不出学费休学。休学后,他曾在家乡做过钉无子西瓜棋的木箱等零工贴补家用,后来到西螺万味香食品厂工作,17岁前一直留在西螺。


那段时间有说不完的辛酸故事。提起童年往事,黄毅雄忍住往事不堪回首的心情说:“23岁以前的事,我实在说不出口!”有一回,一位亲友背着一麻袋刚收成的花生和稻米到他们家,他感动地说不出话来,默默对着月光发誓:“愿意自己折寿让出一些岁数给这位亲友。”


直到17岁他北上学做布料的生意,才开始累积了一笔钱。23岁时,他看到很多亲戚朋友都在做股票,包括他的兄姐也都是股市的常客,他便开始踏入股市,同时也开始了他传奇的生涯。




三进股市无退路





第一次进股市,没多久他便把做生意赚来的钱都赔了进去,只好把最后一个接来的活抵押出来还债,还了债后只剩20万,家里的人全都反对他再做股票,但黄毅雄还是无法忘怀股市。于是,他再次入市,结果不仅将20万赔到只剩2万,还惨遭负债300万。“不但老婆对我完全死心,甚至自己也一度打开瓦斯想自杀。”黄毅雄说。


二次失败后,他进行了一个月的冷静思考,发现股市里赚钱的就是那几位,便虚心地向人请教如何在股市作战。同时,他还开始大量阅读书报,拿着仅有的2万元又回到股市。开始做日内短线交易,每次一下单就开始保持警戒状态,只要有赚一点就跑.黄毅雄自己苦笑的形容:跟乞丐一样,只要有人施舍一点就满足。他回想那三年在黑板下抢帽子的生活说:“我学到的是丐帮的武功。”


已经在市场赔了那么多钱,又有那么高的负债,若去找一份寻常的工作,薪水根本无法还债。“我像站在悬崖边,根本没有退路。”他说。


不过,老天似乎有点垂怜他,1978年有人要炒作炼铁股,黄毅雄买了两万股,又借贷了一些钱加码,结果炼铁从十五元开始起飙,这支炼铁股让他赚了二百多万。加上抢帽子赚的钱,黄毅雄还清了所有的债务,还剩三十万元。





在黄金期货大捞一笔





1979年时,股市已步入空头市场,黄毅雄便拿着三十万元转战期货市场。当他在做股票的时候,他认识了大信董事长叶辉,而叶辉的弟弟在国外期货交易所当期货经纪人。叶辉经常在家里用电话下单。当时台湾没有终端机,也没有报价系统,几位朋友就集中到叶辉家利用电话询价下单。就这样,黄毅雄开启了自己的期货生涯。


由于机运的配合,他刚好赶上黄金由一盎司250美元飙涨到850美元的大行情。黄毅雄原来误判行情,虽然都掌握到波段的高点放空,但是行情却是由300涨到600元的多头走势,逆势作单的结果,他并没有赚到钱。到一盎司600元时,黄毅雄发现自己对大行情严重误判,才毅然改变策略,购入500两黄金翻多头,结果在一周之内从600涨到850元。


因为结算下来赚了八百多万,“我生平第一次赚到这么多钱,”他兴奋地在隔天半了二桌酒席请客,没想到第二天黄金竟由850元暴跌至六百多元。这个跌幅让很多人都傻了眼,“我也不例外”黄毅雄说:“我当时只觉得金价在850已震荡了三天,便决定平仓获利了结,也不知道盘面会有这么戏剧化的走势。”在黄金期货上赚到的这笔钱,为他往后的期货生涯奠定了基础。





20万赚到200亿坎坷路





之后的一段时间,黄毅雄经常犯了急功躁进、无法以平常心来作战。这个阶段,他的财富起落多次,一直在0到1500万之间徘徊不定。直到1983年,黄毅雄觉得在台湾做期货,不论是资讯还是商品种类都不多,于是带着5万美金,前往香港的dean witter(美国第三大证券公司在香港的分公司)做期货。由于产品多,机会也多,再加上心情并无他虑,他一改在台湾时的急功躁进,操作绩效也摆脱了在台湾时的盘局,从1983年到1985年,“我的或胜率高达95%,”他有些得意地说:“在香港的那三年里,扎扎实实地赚了6000万台币(约150万美元)。”


因为厌倦了在期货市场上厮杀,黄毅雄带着这6000万台币美元举家移民西班牙,以过一种宁静的生活。但过不了多久,他就开始手痒,而那时的他,交易的胜率只剩20%。他形容说:“常常剑出鞘后手还会发抖,做法无法配合看法,结果一败涂地。”


在一年的时间里,黄毅雄带着6000万到西班牙,回台湾时已经只剩下900万。回来后,他因急于再造家园,心情又开始变得躁进起来,不久积蓄便快速度降到170万元。“我开始睡不着觉。”他形容:“好像是个突然间丧失一身武功的人。”


他开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。在以往财富来来回回的经验中,他发现,只有让买卖的心理达到平衡状态,才能在期货市场赚钱。于是,他又开始从一张期货合约翻身。宝岛银行期货筹备处主任黄馗佩服地说:“1986年我目睹黄毅雄刚回国那段落魄潦倒的情形;也亲眼看到他从一张美国t-bond做到1500张,保证金由2万美元做到300万美元。”据dean witter的统计,在香港十几年,客户也有好几千个,但真正赚钱的只有二位,黄毅雄便是其一。


这样的战绩让周围的朋友叹为观止。一天晚上三点收盘后,大伙一起开车到基隆妙口吃宵夜,大家起哄问黄毅雄的作战经验,在几杯酒下肚后,黄毅雄开始有了“话说从头”的兴致。于是一票人在黄毅雄指定地点后,驱车前往野柳。这个被这批人喻为“野柳谈话”的聚会,从凌晨五点太阳还没出来开始,直到日正当中才结束。


而对黄毅雄而言,在期货市场打滚多年,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1988年做黄豆期货的经验。当时他手上还握有1500张黄豆合约,后来美国发生干旱,在一个晚上,他全数平仓后,他的帐户里霎那间多了5000万元!他生动地模仿当时那种既兴奋又有点不敢相信的表情,马上打电话回西螺用台语对他的母亲说:“妈,你知道我今晚赚多少钱吗?”





三分运气七分打拼





一个西螺初中肄业的学生,能够成为期货市场的常胜将军,黄毅雄虽不否认他的机运不错,但他也表示:自己在研究上下了相当大的功夫,甚至请家教老师教授英文。且1986年回台湾后,他因为股票、期货二头做,每天只睡三个小时,现在就常受耳鸣之苦。


“进入期货市场是一条很艰苦的路。”黄毅雄说:“我不鼓励年轻人进入期货市场,但若真有兴趣,应先扎深研判行情及技术分析的基本功夫,并且在进场前就要拟好买卖的战略观,然后调适自我的心理,最后还必须配合持久的毅力,才能在期货市场有决胜的能力”,这就是他所强调的致胜四大要。





盈利200亿操盘心法





心法一


一般人进出市场只是为了赚钱,大家所想的也只是这样,而忽略了应该具备的很多的涵养和功力。通常这些涵养和功力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具备到的,最起码要五年以上。


今天整个社会的发展对年轻人来说,最有机会的地方依然是这个市场,以我来说就是个例子。这市场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让你每个人都做好,你要从事这行业,你一定要扎下很深的功力。


心法二: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


以你们的年纪对我而言,我认为你们都不曾苦过,不愁吃不愁穿,从小父母呵护长大,我在期货市场上、股票市场上看到的一些成功的范例,有办法在这市场上赚到钱的人都是小时候苦过来的人,这耐力就是从这里来的。他们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长大,自然而然的培养这种斗志。


这是很重要的。买卖能够成功是要经过无数次的赚钱赔钱,无数次的锻炼,所以一定要有相当的耐力就是这个原因,这不是这么简单。


心法三:如何看盘?


我是从图形去观察,并强调型态学,型态是最重要的买卖依据。有很多人强调RSI、KDJ等等指标,那都是不行的,而且不要用它。买卖很多人很容易做到后来变成丐帮的弟子──丐帮的人打狗棒拿出来挥两下,破碗公拿出来,叫着牛肉面一碗、阳春面一碗,拿个就赶快跑了,通常这很容易赔钱。


另外一种就是少林派做法,这种做法也不行,少林派的人一坐禅就坐很久,都不起来,很多买卖都是凭直觉,现在黄金是红是黑,石油看涨看跌,都是凭直觉,去买几张,就摆在一边。结果大跌,他认为很便宜了,就一直补一直补,补到总有一天受不了,一定会断头。


我本身是武当派的人,武当弟子每天出门一定背剑,如果时机大反转时剑就拿出来,时机如果不对小指头就赶快剁掉。


对我来说,我感到最得意的一次买卖是六、七年前,也就是1987年时了,T-Bond是在高价,大约在120元美金,我认定型态开始要往下,那时候正是酝酿期。而我那时刚从西班牙失败回来,那时身上没有钱,我的能力只能从一张做起。在我移民之前,我有6千万台币,约150万美金,因为出国而整个心境变化,本来都是赚钱,一出国一路都是赔钱,赔到那时只剩下一张的钱,那时情况是多么危急。我就从那一张做起,我认为那是头部酝酿期,开始作空,一边跌一边加码,没有再从口袋里拿钱出来。最后我做到了1500张。我也没有跟朋友借资来炒,就做这一张,从一张做到1500张,这一招就是我所谓的倒金字塔做法。很多人以为作股票是正金字塔做法,做期货也是正金字塔做法,期货如果是从正金字塔做法做是会很凄惨的,试问一边跌一边买,再跌在买,最终是否必死断头?那一边涨一边空,在涨再空,是否也是断头?所以正金字塔的做法是绝对错误的,而且一定要倒金字塔,倒金字塔有什么好处?你做时要看底、看头,看头作空、看底做多,边涨边加码,再涨再加码,无须用到自己的钱,用的钱都是在战场上俘虏来的,并且把它编入你的国防军再打,借力使力,这是我最得意的一场战争。


注:型态学是一门争议性很大的学问。但是,我认为这个争议性多半是出在操作者自己的妄想与幻觉,是因为不了解型态学才会起争议。如果真正懂型态学,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争议。


型态学这东西你要化繁为简才行,否则,有时候一个型态明明就很明显,但是因为它做的时候线条没有这么平滑、没那么溜,所以你的眼睛就被骗过去了。


第一个问题,就是型态已经做出来,但是一般人看不出来;


第二个问题是,型态还没做完,但是操作者误以为已经做完,于是进场,结果被K;


这第二个问题,比较严重,我也会常犯;为什么这问题会这么难?因为型态学的洗盘,比平均线要复杂一点。我们作均线,有时候可以只看一条线,但是型态这位老兄,它为了要摆脱一些搭他顺风车的人,常常会展开规模庞大的毁灭计划骗你掉入陷阱。所以,我们要等型态成熟了以后进场才好。


那么问题来了:在操作的过程中,你如何才知道现在型态已经成熟?也就是「假突破」的问题。假突破如何避免呢?本来要解决假突破的问题很简单,就是操作者的功力要「非常非常非常」厉害,就有办法看穿谁是真突破、谁是假突破了。


但是在现实世界中,几乎没有一个凡人的功力可以高到这样不可思议的地步,所以我们必须面对现实,朝两个方向去努力,第一:还是要继续加强功力以便培养鉴别真假突破的能力;第二:我们要坦然接受被「假突破」所欺骗的情况。被骗就被骗了,按照停损点认赔,不要拖。这种当机立断的精神必须要培养。一般人之所以无法壮士断腕,在于无法承担金钱上的风险损失,也就是无法认清风险的真正意义。换言之:他们把风险看成是纸上理论,等到真正要付诸实行的时候却又一片胡涂、理智不清。所以,我再强调一次:不管是使用型态学也好、平均线学也好,被假突破给骗到都是无法完全避免的。我们真正要去解决的问题,不是一昧地去逃避假突破,而是要培养被假突破骗到亏损以后赶快爬起来的康复能力!


想把型态学学好,建议要有几个步骤,第一步还是老话,就是你先要拿到正确的技术(对95%以上的人来说,这一步有如天边的浮云,可望却不想及)。第二步就是反复训练。然而,在反复训练之前,你最好要有几个基本观念,第一个基本观念,就是如果一个很大的型态被你给识破,就很有可能赚大钱──黄先生的方法,就是近似于这种战法;


第二个基本观念,就是中小型的型态学也必须精通,但是中小型的型态离不开大的型态,换言之:不能只注意到小格局,大格局也要看(这个道理在均线学也是一样);


前两个观念还不算特别,最难的是第三个观念,就是型态学不能够天天使用!自古以来,不知道多少人死在这里。只要一门方法没办法每天规律使用,那么,到了真正的机会来临的时候,操作者十之八九都会忘记!型态学就有这个性质,K线学也有、量价学也有,没有这个特质的是什么呢?是均线学,还有一般的统计式技术指标也有(但是统计式技术指标内涵薄弱,所以我反对把它放在主流操作。黄先生好像比我更反对吧)。换言之,机械法比较没有这个性质,预测法则是具有这个性质,也就是不能够天天使用(不能够天天预测)。


就是因为型态无法天天预测,所以要等它成熟以后才能动手。问题是:这个成熟,不会太难判断,但是超级难等到!──换言之:等到真正的型态成熟了,恐怕你已经被洗掉好几次了!此时,操作者是否有不计较过去得失的胸襟,是很重要的!如果不能马上打起精神继续奋斗下去,就会错失真正机会的到来,而搞得前功尽弃。


接下来,黄先生举了他自己的一个操作实例。


这种操作法大概是这样的:


一、看头做空、看底作多,但对一般人而言,能够看出头部跟底部,是很困难的,所以一般人根本就没有资格使用黄先生的方法。不过,我在此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注释,所以不管一般人是否能遵照黄先生的方法去使用,不是我的重点。但是至少要让大家知道一下,所以以下所讲的通通都是高手级的东西,一般人去用的话会很危险,到最后会破产。


二、从头部开始做空、愈跌就愈空以及从底部开始做多、愈涨就愈买。这种方法就是杰西里佛摩所讲的:看对趋势,就加码(一般人常常倒过来,也就是看对涨势,涨上去了就开始逢高减码,而不是乘势加码),但是这种作法是用在大波段,如果没有大波段,就会死的很难看。


黄先生在这里所大力反对的,就是一般人愈跌买愈多、愈往上涨就放空愈多的观念。


愈跌买愈多或是愈往上涨就放空愈多的作法是超级法人用的,前提是你的资金要超级庞大!


当然啰,最好是跟巴菲特一样有钱是最好的,那你就有资格使用这种「无限摊平法」了。


一般人都喜欢在下跌的时候继续买,也就是被套牢在头部以后,然后愈下跌愈往下摊平,这种观念是绝对错误的,除非你的资金是无限大。但是,就算你的资金很多可以摊平,如果碰到你买的这家公司倒闭或是跌到一毛钱都没有人愿意收购,那么,你就永远等不到股价回升的一天,此时,你投注下去的钱不管有多少,通通都会败光。


心法四:何时加码?


我不是看赚多少钱加码,试问赚多少钱加码能加几张?没能加几张。我是看走势、看时机加码。


但是买卖有一个要领,譬如说:你现在是做多头加码,你会怕回档对否?比如你现在加20张,就必须做到随时可以杀5张斩10张,后来你又认为行情稳住了,这时你认为可以加码再加码,这样才不会再加码时钱又不见了。


所以我从一张做到一千多张。那是我花了几个月过程去买卖,而且是每天都有买卖,有时甚至也必须花钱买保险(这动作一定要做),花钱买保险时你会犹豫说──这是要买还是要卖?有那”犹豫”时,我就先斩掉一些,等到有把握再买。这种动作通常是额外的花费,但是那是很重要的动作,假使你没有花钱买保险,很可能情势稍微回档就全功尽弃,就会损失非常多的钱,所以这很重要。


所以当机会出现(型态看出)你马上就必须押下去。你若很慎重,KDJ、RSI等等的指标就拿出来参考,但是若参考下去,所有的买卖就不要做了,事实就是如此。


我宁愿进场时马上碰到回档,因为没有“现在买就立刻涨,现在空行情就马上下跌”这回事。


人说做人要有量,做买卖也要有肚量,你不可能能够算到刚刚好;所以做这买卖就要有量,买下去就必须承受它回档,或是空股票时必须承受暂时的反弹。


有人很会计较,很在意买时立刻跌几点,空时立刻涨几点,锱铢必较,这是不对的。你如果强调型态学,则得失不可看得太重,这很重要;若看得太重,就是丐帮弟子的做法。


免责声明:本站对文中的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供参考,并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本站转载旨在“信息共享”传递之目的,转载文中所有素材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。

主题设置

Theme Styles



Header Colors


Sidebar Colors